Emista

人有善始就要有善终。
挖坑不填坑,坑坑大头钉。

【草稿】春风渡

时晏的藏剑号静静的躺在洛道的泥雨里。

洛道的天气系统做的尚可,时不时会有一场飘飞的细雨落下,夕阳斜,残月升,衬得洛道的山川河流格外阴森。

雨滴一颗一颗落下,砸在小水泡里,仿佛能聚少成多,汇成江河,把这个在路中央躺成一条死鱼的藏剑彻底淹没。

刚刚是宁默指挥的最后一场攻防,一如既往的毫无援助,不说统战里的帮会,就连宁默自己的帮会长歌府都被调走了。情况实在是糟到家了,时晏听了半晌,实在忍不住偷偷开了自己的号跳图,指望着能帮一把是一把。

但剑网三的城战,从来都不可能只靠一人之力去力挽狂澜。

宁默输的惨,也输的理所当然,他本就是临时被叫回来指挥的,没有任何人帮他,还有不少零碎的小号进图混分,让...

查看更多

跟朋友聊了一个下午终于确定自己已经完全从发生过的事情中冷静下来了。

想写几个简单的小故事复健一下词汇和语句的用法。

现在我可以不用考虑读者,不用考虑影响去写几个故事了。

从有这个想法,到回忆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以及等待一些埋下的因,最终长出果。一年后,我等到了故事的结局。

关于游戏剑网3某个服务器内发生的种种小事的集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一切愿望和想法都能获得结果的理想型故事。

仗剑跃马,永不相负,折戟沉沙,江湖陌路。

查看更多

【邱宋】落雪

上篇:飞鸿


致钦命辅佐五百虎贲军副统帅宋


见字安

此去日久,未能如约与你联系,是我的过错。

如今嘉世叛军之称怕是不可免去了,我与兄弟商议后已有决断,宁为罪人,不为叛逆。

断断续续也在这雁门关前守了快六年,起初尚能装成化外之地的小部落行些偷鸡摸狗的骗术,虽不入流,倒也有趣的很,比起现在独守一关的孤寂要好的多。犹记得当初你曾来信笑我为关外傻狍子,我看着你送来的那些条咸鱼,怒上心头,称你为胶东呆鲅鱼。

后来你来信说,其实并未见过狍子的模样,我就想啊,若是一切顺利,再过个三五年,待我收复了关外失地,必定上折对这些个没用的关内守军大加嘲讽,邀天下诸军统帅来我营前一观,看看我麾下这群歪...

查看更多

同基友讨论江波涛人设,说完己方观点后,基友怒斥“你想了这么多,为什么就是不写!”
“讲都讲完了,为什么要写。”

查看更多

【邱宋】教你一个合理的拖稿方法(上)

attention: 我对真正的文学网站签约一无所知,因此本文的全部内容都是胡编乱造,会有非常多的不合理剧情,全文为小学生文笔。

写手邱非x画手宋奇英

 @冬时无颜色 恭敬的投喂冬奢老师


六月刚开了个头,浙江已是热的不行了,下午三点多钟的太阳威力尚未消退,伸手摸一把玻璃窗都觉得自己像是哈根达斯店里的冰淇淋蛋糕,若没了制冷器吐出的那点凉气,迟早得化成一滩。

邱非尚且还好,中华传统美德之精神胜利法支撑着他继续打网游,手下操作的人物扑棱着满雪山追打大BOSS。他技术好装备又堆了敏捷,跑的不要太快,一骑绝尘而去,身后卷起千堆雪,大部队眼看着他渐行渐远压根追不上...

查看更多

【韩叶】军部议案(未完)

未来paro

军部议案


1.

韩文清带着被人为终止好梦后特有的黑色怨气从楼上卷了下来。没错,动词是“卷”,他像一道龙卷风呼啸而过,从宿舍区尾端的休眠仓里滚出来,再从宿舍区直冲舰桥,张新杰上校在那里等他。

他收到了张新杰的即时通讯,等级很高,甚至不是通过通讯器的传达,而是通过生物波直击脑域,上一秒,梦境里还是透过霸图基地休息区观景窗所能看到的浩瀚星辰,下一秒,张新杰的形象以一种接近大头照的形式,强行出现在了他的梦境里。

梦里张新杰的头像极其巨大,以近似球幕影响的状态占据了整个梦境空间的1/2,更糟的是,他所传达信息的惊悚度几乎和头的大小成了正比。

嘉世偷渡案的判决下...

查看更多

【利韩】十天内的童年(Day1)

Day1:

韩吉分队长失踪两天了。 

或许对于结构稳定,极少产生意外人员损失的宪兵团和驻屯兵团来说,一个分队长的失踪必定会造成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毕竟对他们而言,最大的危险来源于人类。

而在调查兵团,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三军之中最穷的调查兵团。钱少事多离家远,隔三差五大换血,别说是分队长,就连团长也是朝不保夕的,谁让巨人可不管你高矮胖瘦,该吃就吃,绝不犹豫。

这导致了调查兵团堪称结构松散,大小事情多半是由团长拿主意,兵长只管他的特别作战班,米凯分队长负责兵团的日常操练,而韩吉分队长,说真的,单从行政层面说,她在或不在,还真不大重要。

只要这位热衷于研究巨人的分队长别把自己玩...

查看更多

【藏毒】转瞬间

梁辰在跑,顺着长的看不见尽头的长廊往前跑。

耳边仿佛有人轻轻对她喊,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来的及啊,再快一点,一定能赶上的。

插在发髻里的银饰叮当作响,宝石磨成的细小珠子撞在银制的流苏上,深紫的衣袖和裙摆被跑步带起的风吹开,卷向身后,仿佛一团烟雾,随时能消散在风中。

背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梁辰,停下!

不,不行,她要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阿辰,醒醒,又做噩梦了吗?”

起码在醒过来之前,她看到了将军,看到他向着一个模糊的身影,露出一抹熟悉的浅笑。

“快醒醒,阿辰,被魇住了?”

梁辰没有睁眼,她顺着握住肩部的手探索着摸上去,抓住了来人的袖子,细棉布缝制的寝服入...

查看更多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既然低了头,怎能怨自己呆的屋子是矮是高。既然选择了于此栖身,又怎能管这房子的主人何去何从。”

“若是房子换了主人呢?”

“在下是条丧家之犬。

曾经被赶出来了一次,这不过又是一次。

无家可归之人,有什么权利多嘴多舌。

我曾想,天下不平之事至多,我为苍云军中人,能护的上一分是一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昏不可忠,亡不可孝,妄则无恩,离则无缘”[1] 

“忠又如何,恩又如何。”

“狼尚且知道在同伴腐烂之前分食其肉,你这种傻子,连狼都算不上。”

“是啊,谁让他已经死了。”

“主子死了,你也就是条吠声徒增人嫌的走狗而已。...

【韩张】路遥知马力

“张新杰是饕餮转生。”

霸图的老队员李艺博曾如此目瞪口呆的评价过。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说的没错,霸图战队过去的,现在的,还有那些个仍在训练营争取入队名额的将来时们,均对这一形容毫无异议。

而张新杰的前辈们,无论是队内的,队外的,都挺清楚张新杰的这一特点。

张新杰,荣耀职业联盟内四位战术大师之一,除了计划性和准时性之外的第三个生活准则,好听点,叫它为“享受生活”,亲民点,两个字,吃货。

如果有办法安排晚饭绝不将就飞机餐,能喝现煮咖啡打死不碰速溶,买得到统一泡面肯定不给康师傅半分注意,可以下厨不会选择倒水泡面,总之,好吃谁不吃,不吃谁白痴。奉行这一明确的指导思想,为提高饮食质量不懈努力近...

查看更多
©Emista
Powered by LOFTER